【任氏网新闻】中国海军任氏家族

    中华任氏网 2014年4月1日 网络


中国海军任氏家族福州市马尾区罗星街道君竹村有一任姓家族,自1867年至今的140多年间,出了1200多名海军,因此在中国海军史上有着“无任不成舰”之说。

  君竹村背靠忠棋山面对马江,任家是君竹村第一大姓。任家水兵们的祖先是从湖南岳洲洞庭湖旁的君山迁入福州的,先是一位叫任献文的哥哥搬来,觉得此处面对闽江,山清水秀过日子不难,又叫来了弟弟任文明。哥俩将老家的君山作为新迁地的名称,以志不忘根本,“君竹”村名就是这样来的。

  君竹村的第一代水兵,是与福州船政同时诞生的。1866年12月23日清政府在离君竹村咫尺之遥的马限山下兴办船政,君竹村近水楼台先得月,任家先是有人在此做工,后来招募水勇。君竹村面对闽江,没有一位男人不是水中蛟龙,加上君竹村除了山就是江,平地只有“巴掌大”,农民找不到任何谋生的出路,于是,一些青壮年便尝试当水兵。很快,他们发现当水兵比种田捕鱼收入高。当水兵最少每月也有10块大洋,这在当时可以买10担大米。每月10块大洋,对当时的平民来说可是很高的收入,因此当水兵的人越来越多。一些聪明的水兵很快发现,从船政学堂毕业后,不但薪俸高,而且有地位,有的毕业生都当二品、三品官,他们认定读船政学堂既可以荣华富贵又可以光宗耀祖。于是,这里的人家都省吃俭用,积攒钱送子女读书,而后去报考船政学堂。

  君竹任家当水兵多还有几个原因:因为有些老水兵们攒了钱后把儿子送去学文化,他们有了文化的儿子有的考进船政学堂,从船政学堂毕业后,成了军舰上的军官。旧式军舰上水勇除了练营毕业生外,还实行募兵制,舰长在兵源不足情况下可以招募一些水勇,因此有些君竹村的村民有“后门”可走。当时进练营要进行简单的面试和严格的体检,君竹村任家出了多位练营教官,这些亲戚教官很帮忙,把面试题目透露给了要报考练营的亲戚,还教亲戚如何作答,若有些人体检不过关,他们也会帮着疏通打点。

  从清朝到民国到新中国,君竹任家一直都有人当水兵。中国近代每一场抗击外国侵略者的海战、每一场抗击外侮保卫祖国的战斗中,都有“任家兵”参战,且都有战死沙场的。

  马江海战任家18人捐躯

  发生在1884年8月的中法马江海战,激战地点就在君竹任姓人家门口的闽江上。

  中法马江海战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越南北部从秦到五代都是中国的郡县,到宋始立国,仍为中国藩属。19世纪后期,法国进攻越南,越南被迫求和,成了法国的保护国。法国一再向北扩张,遇刘永福黑旗军和清军的阻击。 1864年6月,法军在凉山观音桥向清军袭击,惨遭失败,决计利用其海军优势夺取基隆和福州,迫使清廷屈从谋和。6月26日法国编成远东舰队,以孤拔为司令,于7月率舰前来,驻泊闽江口,伺机进攻闽台。

  法舰首攻基隆失败,立即转向福州。当法舰在马尾紧靠中国舰队停泊时,福建军政当局屡请“塞河”、“先发”,清廷不是因“和战未定”,便是以“群疑众难”而拒绝掌握战斗的主动权,还下达“彼若不动,我亦不发”“与之相持,总以镇静为主”等荒谬透顶的命令,甚至还下了一道严令“无旨不得先行开炮,违者虽胜亦斩”。这一切,使福清海军先后失去了封锁海口和利用涨潮先发制敌的有利战机。7月23日,法舰突然向中国舰船袭击,马江之战爆发。

  在这场反侵略战斗中,福建水师在敌强我弱的不利情形下,不畏强敌,浴血奋战,死难烈士达857人。君竹任家子弟没有一个当逃兵,壮烈牺牲者在册的就有12位,他们是:“福胜”舰正管轮七品军功任三穆,“福星”舰炮勇任朗、任国礼,“振威”舰水勇任如仁,“福胜”舰水手任成材、任秋、任玉龙,厨夫任鼎鼎,“扬威”舰水勇任世德、任德福,“建胜”舰水手任国柱,“镇海”舰左右营丁任得。

  甲午海战中任家殉国13人

  1868年,日本开始明治维新,对欧美屈从,却想从中国、朝鲜得到补偿,奉行的是 “失之欧洲,取之亚洲”。日本在完成对华战争准备后,便开始找机会侵华。1894年,朝鲜东学党起义,朝鲜政府向清廷求援,清政府派“靖远”赴韩,但韩军失利。清政府又派提督叶志超、丁汝昌分率海陆军驰赴韩国仁川增援。日本政府派遣数批军队登陆朝鲜及大小舰船10余艘于仁川外海排成阵势,刻意挑衅,并胁迫韩王向中国谢绝称藩、辞退中国驻韩人员及协助剿乱的中国军队。韩王拒绝了日本政府的无理要求,使得形势更加紧张。在此等情形下,腐败的清政府还是寄希望于列强调停,以致贻误战机。7月23日,日本政府扶持朝鲜国王组成傀儡政权,仅过两天,就宣布废除同中国的一切条约,授权日军驱逐中国军队。至此,清廷处于被动挨打地位,日方又多方逼战,大战终于爆发。

  1894年7月25日早上,日寇不宣而战,在朝鲜西海岸丰岛附近的海面上,突然向我舰开炮袭击,甲午战争以丰岛海战拉开序幕。8月1日,中日双方正式宣战。9月17日,中日舰队的主力战——黄海海战拉开。我官兵英勇不屈,与敌拼杀。

  在甲午海战中,任家有13位男儿壮烈牺牲:“致远”舰水勇任新齐,其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跟随管带邓世昌,与战友们一起驾着军舰向敌人的“吉野”舰冲去;“靖远”舰水勇任新钊,身上多处被炸伤,鲜血直流,但仍顽强与敌激战,战死在甲板上; “镇远”舰水勇头目任正涛、副头目任振道、正炮弁任其德、副炮弁任升灿、鱼雷副头目任新銮、舱面副头目任弟、一等水勇任成标、二等水勇任玉秋、三等水勇任勃、水勇任信标,在福州老乡林泰曾管带的指挥下,沉着射击,多次重创敌炮,全舰虽被日军击中千余弹,但仍未失去战斗力,10位任家儿子在身体多处负伤的情形下,忍着巨痛,继续炮击日舰“松岛”号,终于击中“松岛”,引爆其火药库,使敌舰失去战斗力,他们自己为保卫祖国海疆流尽最后一滴血;“来远”舰正管油任世梅,也在此战中牺牲。

  抗日战争任家又有9人牺牲

  根据目前查到的资料,任家男儿参加了艰苦卓绝的8年抗战中诸多战斗,牺牲者目前已了解到的就有9位。

  江阴是长江要塞之一,在战略上是兵家必争之地,要想拱卫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就需抵御敌舰溯江而上,在江阴构筑坚固防线。中国海军在以沉舰筑成江阴堵塞线的同时,又将“平海”、“宁海”、“应瑞”、“逸仙”等主力舰放在了江阴最前线。1937年8月下旬,日机曾多次来侦察、轰炸,被中国军队击落击伤各一架。9月22日开始,敌机倾巢而攻,利用当时中国空军和防空力量极为落后的状况,对中国部署在江阴防线的主力战舰进行狂轰滥炸,中国战舰只能以高射炮集合射击,甚至以高射机枪还击日机……“江阴海空战”中,任家儿子任积兴,原是“大同”军舰轮机下士,战前被派往“宁海”舰。战斗中,他与他在甲午海战中壮烈殉国的父辈一样,为抗击日寇对我华夏大地的侵略,再次血洒疆场,牺牲时年仅27岁。还有一位叫任礼华的任家儿子,是“建康” 舰上的一等兵。9月25日,他随战舰前往救护“逸仙”舰,遭敌机轰炸,他和战友们誓死还击,被敌炸弹击中,壮烈牺牲,年仅23岁。

  随着江阴的失守,日军占领南京。日军以为拿下南京后,可以很快拿下武汉,控制全中国,于是调兵遣将,先沿平汉路南犯,后改为溯长江西犯,兵分三路,采取海、陆、空合攻武汉。在“大武汉保卫战”的湖口、鄱阳之役中,先是“义宁”炮舰的列兵任礼海壮烈牺牲,后是“海宁”炮舰列兵任奉祥殉国。在“大武汉保卫战”的岳阳、新堤海空战中,“江贞”舰的帆缆下士任永通壮烈牺牲,其31岁,毕业于南京鱼雷营,家有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在“闽江口抗战”中,“抚宁”炮艇的帆缆下士任木旺壮烈牺牲,年仅26岁。

  抗战中中国海军还组织了布雷队,开展海军布雷游击战,通过在江中布雷炸掉日寇军舰,消灭日军有生力量,阻止日寇侵略铁蹄。一批优秀的海军布雷队员在布雷战中光荣牺牲。这中间就有三位任家男儿:任守辉,是海军布雷队一等兵,海军练营毕业生,1928年12月由练兵升一等,1938年6月18日在新瓜字号洲布雷中牺牲,年仅29岁。任礼壮,海军练营毕业,1937年8月由练兵升海军水雷队一等轮机兵,1938年6月3日在湖口布雷中殉职,年仅22岁。任灯灿,海军上士,也在布雷中牺牲。任礼遵,海军上士,布雷中壮烈牺牲。

  任家出了两位海军名将

  在百余年间任家人以出水兵居多,但也出了一些海军军官,其中最为著名的是任光宇和任光海兄弟俩。

  任光宇的曾祖父、祖父、父亲都是水兵,任光宇为家中三兄弟的老二,曾当过水兵。任光宇1885年生,烟台水师学堂第一届驾驶班毕业生,是中国海军第一批赴日留学的学生,1906 年5月赴日本留学。1907年9月被派英国远东舰队学习,次年又被派英国海峡舰队学习,1909年转入英国格林尼茨皇家海军学校深造,1911年1月回国。学成回国后,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历任军舰航海副、枪炮副,直至军舰大副等职。1912年升“建康”舰舰长。该舰曾护送孙中山先生从上海到广东,孙中山对任光宇顶有好感,向他讲述了许多革命道理,还亲书“天下为公”四字横幅相赠,并同其合影留念。孙中山写的专文《普陀志奇》中有记载此次活动,并提到舰长任光宇的名字。1918年,任光宇调任“永绩”号舰长。

  1922年萨镇冰出任福建省省长,对任光宇很赏识,电商北京海军部,调任光宇为福建省水上警察厅厅长。因颇有政绩,1925年任光宇被调任福建省警察厅厅长。但任光宇以“海军出身,不宜陆事”相辞,1925年即回到海军界,出任“通济”舰舰长。1926年,调任“应瑞”舰舰长,晋升海军少将。在这期间,海军部曾派任光宇到马尾海军学校当毕业考试监考官。

  北伐战争开始,上海海军于1927年归附国民革命军,任光宇出任海军总司令参谋长。1929年6月 1日,南京政府海军部正式成立,任光宇出任海军部少将参事。日寇侵华,任光宇参与策动了长江江阴、马垱、田家镇三大海战和沿江沿海阻塞战、布雷战,阻击日寇铁蹄对我华夏大地的践踏。1938年,任光宇由南京调往桂林,在李宗仁、白崇禧手下任少将高参,参与指挥西南战区的陆海空三军对日作战。1940年,日军侵犯桂林,李济深指名请任光宇负责主持保卫大西南之战。任光宇立即会同各将领奔赴前线,以主力大军和左右翼两军,海军炮艇等协力攻击日军的中路,集中兵力,夺回阵地,大歼日军。

  那段日子,任光宇经常夜以继日制定作战计划,还带着参谋人员到最前线观察敌情,有时连续多日未合眼,终于积劳成疾,得了严重胃病。胃痛得厉害,到最后进食很困难,大伙恳求他赶快到后方治疗。任光宇说:“军人以血洒疆场为人生之大幸福”,坚持战斗在前线。后病情日益加重,被强行送往后方桂林抢救,但行至途中,这位任家儿子永远合上了眼睛。临终前,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赶走日本仔时,到我的坟前告诉我。我恨,不能活着看到这一天。”病逝时年仅56岁,死后被追授海军中将。

  任光宇精通英语,曾译有《世界战舰》,还著有不少海军学术文章。他写着一手好字,向他求题字者很多。他还喜好读书,家有藏书万余册。他在福建任职期间,百姓送有万民伞及匾额。

  任光海,为任光宇的胞弟。烟台海军学堂第六届驾驶班毕业生,1918年赴英国留学,1921年转美国费城留学,主要学习鱼雷,1921年6月回国,1939年,任海军特务总队总队长、海军修械所所长,曾任“建康”、“楚观”、“逸仙”等舰的舰长。 1947年,因不满蒋介石发动内战,愤而辞职,回到家乡。新中国成立后,曾任福建省政协委员。1960年病逝。

  任光宇有一个哥哥,从小学裁缝。因家中多人在马尾海军学校和马尾海军司令部做事,经牵线专门为马尾海军做衣服,生意稳且收入颇丰,后来做过海军军服店的店东。

  这任家三兄弟的后人,多数都是大学教授和高级工程师,其中有一些是造船工程师。任光宇兄弟的母亲是福州琅岐人,在任光宇兄弟当了海军军官后,原想在君竹建一大宅院,但君竹人多地少,又都是自家人,你要盖大房,就势必占了亲戚的地。任母就回到地多人稀的琅岐娘家,建了琅岐全岛最大的大宅院。如今走到琅岐,只要问任厝在哪里?当地人就会告诉你:“最大最气派的宅院就姓任”。眼下任厝虽因道路建设被拆了许多,但还是全岛第一大宅院。解放战争任家子弟起义多

  解放战争期间,由于国民党统治区内民主运动空前高涨和国民党军海军内部的各种矛盾激化,特别是由于中共各级组织和人民解放军敌工部门卓有成效的瓦解敌军工作,在1949年2月至12月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国民党军中共有起义、投诚舰艇97艘,官兵3800余人。起义、投诚的舰艇数约占当时国民党军海军舰艇总数的22.7%,起义、投诚的官兵人数约占当时国民党军海军总兵力的9.5%。起义官兵中,就有大量君竹任家男儿。90%以上起义成功的国民党军舰上都有任家人。

  新中国成立后,现代海军中任姓人渐渐少了,所以现在也就没有了“无人不成舰”之说。人们对任姓家族在海军中的地位逐渐淡化了,直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能想起这一段奇特的历史了。



分享按钮>>【任氏网新闻】常州东洲村任氏宗祠
>>【燕氏网新闻】圣址千秋——甘棠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