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遭遇冷淡族人

    中华任氏网 2012年11月24日 河南任恩国


        从任家大湾坐上21路车返回黄陂时,己经响午了。我在小吃店炒了盘米粉,吃后便到住宿处休息了一会,想起上午的经历,颇多感慨,像任有春夫妇那样的状况,实属罕见,令人同情…

        经向店主了解前往沙畈的路线后,随即步行至潘家田路口站牌下,而上面注明火车站12路车至二道谭公园,而沙畈就离公园不远。

        由于城市公交的快速发展,交通极为便利,不一会就到了终点站二道谭公园。然后,沿右方向顺东而去,约莫走了400米,再次打听,对方告知,直往前走,过一座桥,看见门牌写有“任家沙畈”的即是,那里住着很多姓任的。

       由于早上下了中雨,气温较低,加上又刮起了四五级风,路上行人很少,而两边的住户,也大多关闭,到处显得冷冷清清。我孤独地走在异乡的土地上,心里免不了一番惆怅,可一想到此行的重大意义,便又抖擞精神,继续前进。

       大概又走了1000米,这才发现路边门牌写有“任家沙畈”字样,我长出了一口气,总算到了。经过观察,我看见右边有间烟酒店,三个人正在那里闲聊,便走了过去,说明来意。店主告诉我,他们这里没有宗谱,人口有二三百。“请把你们的辈份抄下来?”那人接过纸笔,写了“文明启士,正大永康”八字,并说还有八字辈记不清了。不过,他另外给我提供了“黄陂一三里桥一武湖一邓畈下车”那里住有1千多人,还有宗谱的情况。考虑到对方五十多岁还算年轻,我问“还有比你年长的吗?”他想了想说:“有!”便在烟盒上写着“任xx”这是个教师,77岁了,他应该知道。”“怎么个走法?”他出门用手一指:“前面100米,左边第一个三层楼便是。”我很快就走到了那座楼前,抬头望去,大门紧闭。我上前轻轻扣门,从侧门里走出一位老太太。“请问,这是任xx家吗?”尽管我的普通话不够标准,她还是听懂了,满脸狐疑地上下打量着我:“找他干啥呀?”我是河南过来清族谱的,找他了解一下辈份。”她有些不情愿地把我让进了屋。

        穿过客厅,侧边卧室门开着,有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坐在足疗机上正在按摩,甭问就是他。

        我上前与他打招呼,并拿出拙作《大脉山传奇》及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证,认为这样沟通比较容易些。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还是人民教师的族人,态度非常冷淡,甚至用敌视的目光看着我,言语中更是充满了不信任:“你是来卖书的吧!有啥企图?”此话要是出自文盲之口,倒还可以原谅,堂堂教师竟然出此言语,简直让我听了心寒。想我不远几百里,为的是寻根联宗,非但受到热情招待,还遭如此质疑?我当即回了一句:“你不用担心害怕,我不会卖你一本书。我能有啥企图,还不是为了寻根问祖。”他明显地感觉到了我的不满,索性声称自已什么也不知道,这让我的希望彻底破灭。没有共同语言,连起码的待客礼节都没有,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样从事几十年教育工作的,倘若如此,岂不误人子弟。

        带着些许委屈,我无奈地选择了离开。让人更为不能理解的是,他竟然坐在足疗机上没有起来,更没说出那句连小学生都会说的“再见”二字。

        可以设想一下,即使他说了再见,我还可能与他再见吗?真是世界之大,啥人都有哇!

        附记: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但在今天全球各地宗亲积极参与寻根问祖、续修家谱的大好形式下,衷心希望这样的族人引以为戒,莫再寒了一颗为家族做事的心                                            2011、5、29号



分享按钮>>中华燕氏宗亲会理事关于发行新年明信贺片的通知
>>陈宣帝显宁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