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谱证明我是任家的后人

    中华任氏网 2012年5月1日 河南任恩国


       息县任氏修宗谱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那是一九八六年的时候,热心氏族的任玉品和任五一起,带着老谱四卷,深入到关店任围孜村进行注册登记,吃住全被安排在一户族人家里。

       有天夜里,两人吃完饭,跟主人闲聊了一会,便回到房间里,准备上床休息。突然,任玉品一声惊叫:“床下有人?”随行的也吓了一跳。果然,从床底下钻出一人,怀里抱着一包东西。任玉品眼尖,那不是带来的老谱吗?你要干啥?那人拍打了下身上的灰土,语气平和地说道“:二位不要紧张,更不用害怕,我不是坏人,也不是小偷。听说你们来修宗谱,我来讨个说法。”任玉品上前一步:“那请把宗谱给我,咱们有话好说。”“不!”那人后退两步:“不给我个说法,这宗谱我给你烧掉。”这是一套唯一的老谱,正是凭着这个依据连接新谱的,如果毁了,那还了得?任玉品急忙制止:“别冲动,你不要胡来呀!既是一家人,有啥事不可商量的。”并随手搬过一把椅子:“来、来、来,坐下咱慢慢谈。”那人情绪稍有稳定,便道出了实情:原来,此人年幼时兄弟多,家境不好,父母便把他过继给了张姓人家。等到安排好了张家二老,他也五十多岁了,想着在外漂流也不是个长法,就打算搬回老家住。这时间父母也都过世了,只有一个二叔还活着。按理说,多个人也多个膀子呀!可他二叔是个势利眼,见他家庭也不富裕,就不认,还说他不是任家的后人。这人气得不行,又拿不出有力证据。今日听说修宗谱的来了,便趁他们吃饭的空隙,偷偷溜进房间,查阅宗谱,找到了自已的名字…在事实面前,二叔不得不认下这个侄子了。

        通过这件事情,任玉品更加意识到了修宗谱的重要意义以及肩上责任的重大。他在感慨:如果没有这部宗谱,他叔侄二人不知要闹到何种地步l看来,续修宗谱才是避免此类情况发生的根本所在啊!

                                                                                                                                2012年4月30日于家中



分享按钮>>云南黑药大师侯举人侯万春
>>七旬组长任玉敏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