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脉山传奇之五门对的由来

    中华任氏网 2011年3月7日 河南任恩国


     从前,任家店有对夫妻,种有两块荒地,盖了两间低矮的小屋,以种菜为主,十分贫寒。
     有天早晨,男的起早在菜园干活。他想把韭菜换一茬,就用铁锹去挖。谁知,第一锹下去,就听“当”的一声,挖出了一个像葫芦模样的东西。捡起一看,不晓得是啥家伙,感到很好奇,就放下活计,拿回家给妻子看。妻子本是官宦之女,只因遭奸臣诬陷,全家抄斩。惟独她天性聪慧,乔装打扮,才死里逃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当即高兴地说:“当家的,这下发财了,你挖到了一个金元宝。”“什么?金元宝!”男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光顾好奇,也没看看里面还有没有?”男的这才回过神来,对妻子说:“先别声张,夜里咱再去一趟。”
     好不容易熬到半夜,两口子悄悄来到菜园。男的顺着白天挖的地方,再挖一锹。随着“当”的一声,又出现了一只元宝。“哎呀,里面还有呢?”男的惊呼道。就这样,随着不断地挖掘,元宝足足装了两萝筐,才算结束。对此,两口子又喜又愁,喜的是今后不再吃苦了,愁的是这么多元宝,藏得不好,万一被坏人知道了,那可怎么了得。到底还是妻子主意多。过去哪睡得起木床,都是土坯垒的。当下,就把元宝放进里面,外面用泥巴封住,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也挺安全的。
     却说任家店有个刘老八,人称“刘八爷”。家里有几百亩田地,家庭比较富有,为人也说的过去,就是爱好赌博。不过,运气不是太好,总是爱输。输了没钱花,就卖土地。所以,人们只要听说八爷卖田,就知道,他又输了,都争着与他交易,干吗?借机可压他的价呀!
     这天,男的正在街上卖菜,听说八爷又要卖田,便找到刘府管家,说明来意。管家斜愣着眼睛,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鼻子“哼”了一声:“就你个种菜的,还想买田?是不是吃错药啦。”“你咋这样说话呢?我真的要买!”见他一脸认真的样子,管家说:“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要是真买的话,我给你算便宜点。”男的见有口话,就大大方方地说:“拿钱你留,还有啥说的。”“呀、呀,看你口气倒不小哇。我问你,夜里写契约,你那屋小坐不下,咋办?”“没问题!咱到‘聚仙楼饭店,我请客!”“那好,我找几个证人。你要是骗我,没有你好果子吃!”管家说完,屁股一拍,走了。
     夜里“聚仙楼”上灯火通明,大家酒足饭饱之后,写了卖田契约。本来只值几百吊钱,一个元宝也用不了,可男的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带了两个。当即拿过契约,掏出一个元宝,往桌上一放:“不用找了,多的给算给管家介绍费。”一时之间,众人惊得目瞪口呆。
     从此,男的就出名了,他就是任氏的先人。接着,不断的置田买地,盖楼建房,穿着也不一般:月白竹布大衫,蓝丝绫裤子,头戴大礼帽、拄根文明棍,迈着八字步,一改往日寒酸的模样,地道的一副绅士打扮。
后来,家产一代传一代,传至重孙时,家产更加富有。特别是这代掌门人比较沉着,办事稳妥。在考虑盖房问题上,他想别出心裁,与众不同。便派人从武汉往北,到处考察阔府大院,画有草图。回来后,经过具体分析,研究实施方案,最终确定盖“五门对”。
     所谓“五门对”就是房屋五层,三明两暗,两边有耳房,各自独立成院。院内铺有一尺多高的石条,即使下雨也打不湿脚,走马转楼。老爷坐在堂屋,能一眼看到前门,直线式建筑,街上行人一览无余。
屋内木桩结构,站立的木板,配有木梯,可供人在上面休息,形状就如今天的两层小楼。
     据说,为了安全起见,当初盖房时,掌门人规定一天只垒两层(青转带花,一尺左右),用石灰掺糯米灌缝,非常坚固。那时有钱人家,时兴盖楼修筑楼兽、插花兽,掌门人也不例外。楼顶楼兽嘴闭,插花兽收缩着膀子。尽管这样不敢声张,也惹恼一人,谁呀?与之相距二里之遥的任岗任五爷。
     提起任五爷,那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一辈子无儿无女,是个武将,与光山县令最为要好。那时候,任五五爷骑着一匹大白马,一到光山就放了。这白马精通灵性,沿途可自己回来,没有人敢阻拦,都知道是任五爷的,谁惹得起呀!
     却说这天,任家店逢集。听说五门对有楼兽、插花兽之说,任五爷带着一根竹竿,领着一帮人,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一看,果然不假。气不打一处来,抬手用竹竿捣掉了楼兽、插花兽,并大声说:“你们没有什么功名,还敢这样嚣张,不配!”之后,扬长而去。
     这事对“五门对”的掌门人触动很大。尽管觉得任五爷做的有点过分,但也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毕竟是光有钱而没有官职,正如人们常说的那句话:“一条腿的光棍。”于是,念在都是同姓的份上,不愿扩大事态,把这事压了下去。随即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亲自带着巨款,进京朝拜皇上,献给朝廷募捐灾民。那时时兴买官,皇上龙颜大悦,赏了一个知府官衔。
     又是任家店逢集的日子。天近晌午,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只见前面几个衙役鸣锣开道,紧跟着是一顶八抬大轿,里面坐着一位官员。只见他红光满面,精神焕发,探出头来,不时向行人挥手示意。有人眼尖,惊呼道:“这不是掌门人回来了吗?当知府喽。”消息不胫而走,迅速传遍了任家店及周边村庄。
      掌门人当了知府,气宇轩昂,八面威风。想起从前的遭遇,如今的官运亨通,现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便又重新扩建房屋。重新竖立的插花兽翅膀伸展多高,楼兽嘴张多大,大门两边竖立两尊石像,绘有麒麟送子、莲花等精美图案,栩栩如生,妙不可言。(现有资料照片,遗迹还在)门前有钦赐牌坊,文官下轿,武官下马。至此“五门对”达到了巅峰,声名远扬,显赫一时。
      岁月流失,时过境迁。解放后,50年“土改”,部分房屋还在,依稀可见当年之豪华。最终毁于五八年“大跃进”,就连堂屋供奉的祖宗牌子,也被埋在今天任店供销社院内。
那时,“五门对”出了个叫“八爷”的人,留有尺把长的雪白胡子,神态端详,乐善好施。对穷苦人落难的一律善待,在任店附近,小有名声。
      据说,破除四旧时,有个干部带领一帮人要扒祖坟时,被任八爷看见了,岂能愿意!他一捋胡须,把眼一瞪:“这是我老太的祖坟。哪个敢动!谁要胡来,我把老命交给他。”众人一时被震住了。见人们不再上前,任八爷这才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语重心长地说:“你们谁个没有父母。人心都是肉长的,要是把你们的祖坟扒了,你们心里是啥滋味?”大家想想也是,又都惧怕八爷三分,便一哄而散了。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不知扒了多少坟墓,砸了多少古董,惟独这座老坟,至今保留完整。遗址在息县八里岔乡任店集任恩多门前,碑面上书“清诰封宜人 祖妣任母氏毛老宜”字样清晰可辨。每当后人谈起“五门对”总忘不了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的任八爷。在肃然起敬的同时,作为任氏后裔,我们感到非常地骄傲和自豪!
                                                                                                           讲述人:任玉敏



分享按钮>>文苑十期 平阳苍南《忠谏堂鲍氏通志》序言
>>中华殷氏的百年战略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