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脉山传奇之任五爷“抢亲”

    中华任氏网 2011年2月15日 河南任恩国



    解放前,任岗有个任五爷,家境富裕,官私两道。上与光山县令非常要好,下与地方豪绅打成一片。美中不足的是,老两口无儿无女。后来经绅士们推荐,要了一个小伙子当茶童。这小伙子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腿脚格外勤快。说是茶童,其实啥活都干,深得任五爷的喜爱。
    转眼小伙子二十多岁了,到了娶媳妇的年龄啦,可就是定不着亲事。啥原因呢?人家女方都说:“小伙子好是好,无爹无妈的,五爷要是不认的话,到时候连个家都没有,上哪存身呀?”尽管五爷许诺,一定分给小伙子家产,把他当作亲儿子看待,可还是没人敢来联姻。为这事,可把五爷愁坏了,想我任氏门大户不小的,娶个媳妇竟然这么难?最后他召集任岗老少爷们开个会,宣布道:“凡从任岗路过的新媳妇一律抢。”并要四处打听,寻找线索。
    过去,光山——八里岔——任岗——新铺街是条大路。做买卖的,挑担贩猪的,都离不开它,热闹的很。这天机会来了。有个族人在任店赶集时,打听到新铺街有个女子,与孙铁铺张秀才明天结婚,路过任岗。任五爷听罢,十分高兴,赶忙派人一边到任店买回大匹红纸,在各家门上都贴上了大红“囍”字,一边指挥着又是杀猪,又是宰羊的,准备明天抢亲。
    第二天饷午的时候,从新铺街方向过来一顶花轿,还有几个送亲的,在后紧紧跟着。刚到任岗北头,就见前面也有一顶花轿,停在那里,旁边站了不少人。
过去的风俗习惯,花轿对花轿,双方新娘子要下轿,互换手绢,以示问候祝福。这边花轿刚一落地,新娘子并没有走出轿门,任岗方面早已跑来几个大汉,抬起轿杆,就往任五爷家跑去。
    娘家哥等送亲人一看情况不妙,知道遇上抢亲的了,加之又惹不起任岗,一行人只得忍气吞声地回了。
    顿时,任五爷家鞭炮齐鸣,唢呐声声,一派喜庆气氛。新娘子稀里糊涂地与小伙子拜了天地,又被送入了洞房。
    与此同时,孙铁铺的张秀才骑着马,戴着大红花,后面还跟着一班乐器班子,细吹细打的,前来迎亲。才到任岗南头,有个人上前拦阻:“你们来晚了一步,新娘子被我们抢了。你惹得起吗?快回去吧!”张秀才闻言大惊。他也早听说过任岗有钱有势,自己要去不挨揍才怪呢?干脆报官吧!他掉转马头,快马加鞭,告到了光山县长那里。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明目张胆地抢亲,这还了得!”县长当即命人奔赴任岗,调查此事。并特意交待,先见任五爷,再作打算。
    傍晚时分,差人骑马来到任岗。没进庄前,先先取出背着的双筒洋枪,冲天开了一枪,意思是吓唬吓唬,显显自己的威风。
    五爷正在洗脚,有人领着差人找上门来:“见过五爷,身体可好?”任五爷应道:“好,好,不知来此有何事呀?”差人说道:“今日有人告到县衙,说咱任岗抢了新娘,县长命我找你,查出是谁所为?”“噢,是为这事来的呀!”任五爷略一沉吟:“你下去吃点饭吧,该回请回了,明天我带着犯人,亲自送到光山县。”差人没想到事情办得这么顺利,高兴得一偮到地:“那就多谢五爷了。”
    夜里,五爷开了个家庭会。听说光山县来了人,要扎新郎官,新娘子吓坏了,饭也不吃,只是一个劲地再那里哭泣。五爷安慰道:“哭什么!只要你们相亲相爱,出了事我顶着。”
    新娘子见小伙子长的漂亮,家庭也好,怪满意的,便止住哭泣。“不过”任五爷道:“明天上光山,我把他带去见县长一面。”听见这话,新娘子又哭起来。“请放心好了,咋带去的咋带回。不要胡思乱想了,你们好好歇着吧!”
次日,任五爷带着小伙子,骑着大白马,赶到了光山县。不过,他多了一个心眼,私下安排厨房,吃饭时让小伙子端菜。厨子不知是啥意思,但他知道五爷跟县长的关系,也不敢多问,就点头答应了。
    吃饭时,县长与五爷分宾主坐定。这时,菜端上来了,五爷故意问:“县长,这是哪个小伙子,咋长得这么漂亮?”县长这才细看:“咦,我不认识啊,大概是新来的吧。”五爷又接着问:“这小伙子别是犯了啥事了吧?”县长摇摇头:“不会,看他长得这般英俊,能犯啥事呢?”“假如他犯了事呢?”“年轻人吗,犯点小事也不追究他。”“ 这可是县长你说的呀!”五爷就把抢亲的经过说了一遍。县长也是个开朗之士,听完不住地点头:“这么好的孩子,是该成个家了。既然他们俩没意见,这‘抢亲’之事就不追究了。”“多谢县长。”县长又命小伙子上来,仔细观瞧,越看越顺眼,就对五爷道:“我跟你商量个事,不知你可否答应?”“县长,啥事你请说!”“是这样。”县长说:“我身边缺个跑腿的,别人呢,我不放心,如果你肯割爱的话,把这孩子留在我的身边吧!”五爷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那真是巴不得的呢,赶忙一推小伙子:“还不快谢过县长大人。”小伙子多机灵哪,“扑通”跪倒在地,连连谢恩。
    就这样,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任五爷的帮助下,终于成家立业,并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分享按钮>> 瓦屑坝——湖北人曾经的梦中故乡
>>小儿论——项橐难圣人典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