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脉山传奇之 五 同 碑

    中华任氏网 2011年2月9日 任恩国


   很久以前,距光山县七十里外,有个小村庄,住着二十多户人家。因没其他姓氏,全都姓任,就起名任庄。其中,有个叫任二柱的人,生有五个儿子。长大后个个身材魁梧,膀大腰圆,又都学有一身好武艺。特别是他们善于使用一种叫“镗镰”的兵器。这家伙五尺左右长短,在杆子的两边镶有弯镰,既能挡住长抢,又能旋转挥舞,威力无比,十分了得。
   却说有一年,任庄太保与河东张氏结亲。因为一件小事,两口子争吵了几句。没想到,张氏心高气傲,觉得受了委屈,一时想不开,半夜里悬梁自尽。这下可招来了大祸。女方娘家得知后,不问青红皂白,在族长的带领下出动一百多人,杀气腾腾地找上门来。哪容太保半句解释,抄家后又把他打得要死。尽管这样,他们觉得还不解恨,就在任庄逢人就打、见家就抄,妇女儿童吓得四散奔逃,哭声一片。
   说来也巧。这天,五兄弟没事赶集去了。当他们返回时,正遇上外逃的村民。问清情况后,又看见庄上被那伙人闹得乌烟瘴气,五兄弟肺都气炸了,各自拿着镗镰,怀着满腔怒火,大吼一声,与他们打斗起来。 张姓虽然人多,毕竟是乌合之众,哪里抵挡得住五兄弟的进攻,纷纷掉头就跑。五兄弟越战越勇,穷追不舍,把他们赶过熊湾前面的小河,又一口气追了几个村庄,才算罢休。后来,两姓都找了头面人物,才把这事平息下来。 从此,五兄弟名声大振。为了纪念这次战斗,他们还在镗镰上刻着:“二十五,打一百,多来一个打他爹”的字样,
   “人怕出名猪怕壮”,过去那个年代,户族之间打架斗殴不断,吃了亏的就找五兄弟帮忙。但五兄弟有个原则“帮助好人打坏人”,从不为虎作伥,欺压良善。 这样一来,穷人欢迎,做坏事的人就对五兄弟恨之入骨了。打又打不过,他们就想孬点子,联合起来凑了一笔巨款,送给了当时的光山县令,请求派兵镇压。 也是该着五兄弟倒霉。这个县令,居然见钱眼开,满口答应。本想立即出兵镇压,又怕引起公愤,对自己前途不利,就听从师爷的计谋。
这天,五兄弟正在家中吃饭。突然,来了一匹快马,有个衙役模样的人,向他们宣称道:“县太爷念你们为民除害有功,随我即刻到县衙领赏。”听此喜讯,五兄弟高兴的不得了,当即丢下碗筷,随着衙役走了。
   夜里,县令设宴款待五兄弟,师爷在一旁殷勤敬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县令说:“早闻你们五兄弟打抱不平,侠肝义胆,本县非常敬佩。本待今夜把赏钱给你们,又恐住店不安全。况且,你们一路上风尘仆仆,也挺劳累的,就请先回旅店休息,明日再领吧。”
县令说的是人话,可做的却是伤天害理的事。听从师爷的建议,在五兄弟酒里下了毒。及至半夜,毒性发作,可怜五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惨死在黑心县令的手中。 消息传到任庄,全村哭声震天。明知是被人害死,有冤向谁伸呢?县令假装仁慈,特地制作了五副棺材,又赏了一笔银子,把五兄弟的尸体运到了任庄。
   经任氏族人商议,为了让后人知道这段历史,把五兄弟安葬一起并立碑纪念,故名“五同碑”。至今遗址还在息县八里岔乡叶店村前庄向南500米处。 也许是受五兄弟英雄气概的影响,任氏后人奋发图强,与之相距一里地的任岗,人才辈出。尤以任重培(字促成,任清朝开封府督察委员,管辖二十七县)最为有名,至今传为美谈。
附记:五同碑,高七尺,宽四尺,戴个大冒子,跟铺瓦似的,二面分水。两边有栏杆,分别雕有精美图案,惟妙惟肖。

                                                        讲述人:任堂斌



分享按钮>>中华燕氏宗亲会陕西分会致燕氏宗亲的感谢信
>>【家谱知识】家谱的地方性特色及价值